华谊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田羽生”
发布时间:2019-10-25 16:03:35点击:1098

《小小愿望》的剧照

文|岳牧电影,作者|庞红波

秋天。

如果以田玉生的最后一部电影为基准,小心愿今天的表现无疑是失败的。然而,如果放在田玉笙作品的整个体系中,这样的成就似乎很容易理解。

在过去的两年里,高素质的年轻导演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疯狂追求的对象。就内容而言,这位年轻导演对社会情感的准确把握使他能够迅速获得市场关注。在这个行业,年轻董事的地位也在显著提高。整个市场和工业资源的倾斜也改变了它们与资本的关系。

作为华谊兄弟支持的年轻导演,田玉生在现阶段对华谊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华谊兄弟因其“瘦身”的市场价值、亏损的财务报告和“缺钱”的形象而面临巨大压力。

毫无疑问,华谊的入场取决于电影,也取决于电影《重返市场》。《八百年》上映后,《小希望》的联合制作成为最明显的“希望”。虽然华谊兄弟对这部电影的参与度不高,但田玉胜对华谊的重要性远远超过电影的票房。

现在,这部电影名声不好的最大影响是“人才缺口”问题,华谊未来依赖谁。在围绕首席董事建立制度的阶段和围绕年轻董事“筑墙”的新阶段之后,华谊应该如何找到有利的位置?

田玉生是什么样的导演?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小愿望”之后变得更加难以回答。因为市场表现的好坏,来自于公众对创造者的评价。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市场前景和工业前景可能并不完全一致。

从市场的角度看田玉胜,事实上,“爆炸”背后是整个口碑的两极争议。什么样的工作“前身3”实际上很难用一个恒定的标准来衡量。本质上,像大多数中国爆炸性电影一样,前作3面临着质量是否与票房相匹配的“灵魂审问”。

因此,从行业角度来看,票房已经成为一个不变的标准。从这个标准来看,田玉胜是一个高质量的资产。在预示了该系列的前两部分之后,前身3在市场容量上有了飞跃。那么,对于一个年轻的导演来说,这意味着他肯定会得到资本的“优惠待遇”。

尽管《小心愿》今天的口碑和票房表现不尽如人意,但这不会改变田玉胜在整个产业体系中的“地位”。就田玉胜而言,这似乎是他衡量自己的一个转折点:“小心愿”是一个偶然的脱节错误,还是他自己风格体系的一个不可避免的错误?

作家田玉生以《迷失的路》正式进入电影业。2012年,田玉生还参与了《迷失在泰国》的前期制作。同年,田玉生为《前突击者》找到了一名导演。然而,在王中磊的建议下,他“突然”成了一名导演。

事实上,从田玉胜的整个作品体系来看,性喜剧是其最大的作品标签。暑假期间,《小心愿》被重新命名和撤回,但除了特殊节点的外部原因外,《性喜剧》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必然会很窄。

对于“心肾大师”田玉生来说,“小心愿”发生的一切迟早都会发生。就风格而言,田玉胜坚持不了多久。

然而,从工业的角度来看,人们不能简单地通过口头来评价一个导演。作为一名有编剧背景的年轻导演,田玉生的“双重身份”是整个行业最需要的“优质资产”。

虽然“性喜剧”的发展正面临一个转折点,但这并不意味着“编剧中的年轻导演”也将面临瓶颈。此时,考验其实是田玉生对未来的自我选择。

人才稀缺。

在中国电影市场被门票补贴“炮轰”后,人才短缺成为最致命的问题。由于早期受知识产权和流量的支配,整个市场进入了一个广泛的“高峰期”。然而,随着市场产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市场已经回落到相对合理的发展阶段。

但现在,市场正面临着现有客户的流失,整个供应方已进入严重两极分化。那么,人才短缺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对于华谊这样的大企业来说,掌握人才是一项根本任务。去年6月,在华谊兄弟董事长王钟君致全体股东的一封信中,王钟君表示:从本质上来说,电影和电视行业和所有其他行业一样,创造价值并获得回报。然而,这个行业有其独特的属性:轻资产和重人才。如何判断影视公司的核心资产和价值?事实上,它是对核心创意人才的控制和对影视项目运营管理的经验。

华谊兄弟之所以能成为民营影视公司的前领导者,是因为他们依赖“人”。从2006年到2008年,华谊在国内十大电影票房收入中占15.7%,在民营影视公司中排名第一。截至2009年上市,华谊共有76名明星,占据了中国娱乐圈的一半。

然而,10年后,华谊的明星寥寥无几。在整个明星产业链中,像华谊这样的大企业不再是主角,更多的垂直艺术家经纪公司开始出现。

在中国电影史上票房前10名中,有8部中国电影,其中7/8是在过去三年上映的,7/6是由年轻导演执导的。然而,他们中没有一个人与华谊有着紧密的联系。

过去,一个大师级的作品是否出现在一线日程中已经成为判断一个公司地位的标准。现在,是否掌握一线人才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公司未来的基准。

上市后,华谊以单一方式去看电影,路线本身是正确的。然而,在去电影院简化的过程中,华谊并没有与整个行业的发展脉络相联系。这条血管是天赋。

然而,在建立一个围绕首席董事的制度的过程中,华谊已经与一线董事疏远了。意识到青年就是未来的趋势,华谊对青年导演的支持和培养并不明显。

此外,与资本的合作形式对于年轻的首席董事也发生了变化。从最初接受投资和绩效赌博到现在,年轻的董事们逐渐学会了借钱。这种“杠杆”实际上使自己处于更加平等的地位,但这也意味着资本必须与相应的资源条件相匹配。

华谊以前缺乏分销能力,这显然得到了叶宁和刘戈等专业人士的补充。然而,随着整个行业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大而全”公司的可能优势不再明显。随着竞争对手的崛起,华谊对优秀人才的吸引力也减弱了。

华谊的迅速崛起有赖于“明星”,但由于“人才”的原因,华谊正在逐渐衰落。

对华谊来说,突如其来的“转折点”让它变得非常困难。如今,资金匮乏背后的“紧急”整体财务业绩已经成为这家巨型公司的“主旋律”。

今年1月,华谊兄弟从银行获得33亿元的总授信额度,从阿里影业获得7亿元的贷款,其部分子公司的股权、4处房产、15家电影院和不超过7部电影的应收账款作为担保。

3月和4月,华谊兄弟宣布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2600万元,向实际控制人王钟君获得2.7亿元无息贷款,并向腾讯发行3000万美元可转换债券。

9月3日,华谊兄弟发布了另一项公告,以5500万美元的对价将其子公司广发科技有限公司90.5%转让给关联方。据初步估计,此次转让的损益为-1.47亿元。

对华谊来说,回到电影的主战场是唯一的选择。然而,华谊面临的不是缺乏决心,而是人力资源短缺。高素质人才的有效结合是华谊长期以来隐藏的最大“问题”。

目前,田玉生的“小心愿”在市场上表现平平。单靠电影不能否认田玉胜的能力。只有从田玉胜的“性喜剧”风格来看,这种更加敏感的标签选择在未来可能会更加困难。

除了田玉生,关羽的“八百”就像华谊的“生命线”。然而,这部电影何时会在电影院上映仍有许多不确定性。此外,冯小刚接下来的几部作品,除了自身的质量因素,还需要面对整个市场舆论的考验。

此外,华谊依靠的人才极其有限,这是老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虽然周星驰的《美人鱼2》、陆川的《749局》和李蔚然的《宝训令》都是市场所期待的大制作,但这些大项目在过去两年里充满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华谊参与其中能给公司带回多少血液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一方面,它缺钱,所以有必要增加生产能力。一方面,电影中缺少人和权力。对华谊来说,他手中缺少“牌”是未来最大的问题。华谊在内容制作方面的经验是她乐观回归理智的重要原因。但是现在,随着整个市场的停滞下沉,华谊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高素质青年人才分布的障碍。

作家背景,爆炸性输出,年轻导演,这是田玉胜的三个标签。显然,对于华谊来说,对这三个标签的“天玉笙”仍然有很大的需求。然而,在缺乏充分布局的情况下,华谊如何“重回正轨”。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