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我不是冲着一个奖去写作
发布时间:2019-11-06 10:59:48点击:248

任何专业作家或业余作家都将毕生致力于攀登文学高峰,创作当代优秀作品。许多作家甚至希望获得茅盾文学奖。贾平凹也不例外。在茅盾文学奖的评选中,他也多次被提名,但他一再被忽略。

“写作就像走路。获奖就像走在通往桥的路上,但这条路仍需继续。获奖只是对某项工作或某个阶段的认可,但并不意味着对你们所有人的认可。你必须继续落后。”长期以来,贾平凹一直保持着很强的创造力,坚持自己的方向,从文学殿堂中提取自己的文学资源,一步步追求自己的文学梦想,不断写作。

在“拒绝”中承载文学梦想

贾平凹,一个有文学梦想的年轻人,打算出版更多的作品。1973年,第一部小说《一双袜子》(与同学冯active合著)发表在《大众艺术》上;1974年,第一篇论文《深深的脚印》发表在《Xi日报》上。贾平凹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从事文学创作和编辑工作,现居Xi安区。

贾平凹年轻的时候,坚持每天努力写作,把自己的作品发送到全国各大媒体,但他经常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坠入大海。他收到最多的是一份书报或杂志的拒绝信。“手稿被张贴在全国各地,所有方向的拒绝都涌到了我6平方米的地方。有这么多拒绝信。其中几乎一半是打印的拒绝单。一些编辑同志忙得没时间在打印好的拒绝单上填写我的名字。”贾平凹把他今年收到的所有拒绝信都贴在墙上,“抬起头,低下头,让我感到羞耻。”

1978年,贾平凹拒绝放弃,自他的短篇小说《满月》获得第一个国家短篇小说奖后,就为自己设定了创作目标。

曾多次担任茅盾文学奖评委的评论员李星回忆说,在20世纪70年代初,作为一名编辑,他经常看到贾平凹投稿,他的书法非常好。当时,贾平凹在西方大学中国文学系学习。他经常在一次投票中写两三篇文章。投诉信总是说:“这是我的另一篇文章...如果被收养,我将不胜感激。”

自1984年第一部小说《商州》创作以来,贾平凹一直不受外界影响,继续追求自己的文学梦想,不管《杜菲》的出版是被禁止还是被取消,也不管随后的赞美和雪花批评。

不幸的是,贾平凹被提名为茅盾文学奖,这是国内小说的最高奖项,从高老庄到《狼的记忆》和《疾病报告》。然而,他一再路过。

“赢得毛泽东奖”对我来说迟到是件好事。

“当然,获奖很好。它能给你信心和燃料。如果你没有获奖,你将更有能力做自己的事情。”尽管贾平凹赢得了国内文坛几乎所有的重要奖项,但他仍然坚持追求茅盾文学奖。

贾平凹说,“在强秦之前”,我也申请过几次茅盾文学奖,但都没有获奖,但我从未因此放弃写作或松懈过。贾平凹始终关注普通人的命运,坚持自己的文学创作,悄悄地扎根秦川,继续努力写作,不断突破自我,满怀热情地继续自己的文学梦想。

贾平凹在桌子上写了一年零九个月的“强秦”。初稿完成后,我不满意。我推翻并重写了它。我重复了两次。我在第三稿的基础上修改了它,形成了第四稿。我在近200万字的手稿创作中对其进行了修改、添加和编辑,最终形成了厚两叠、整整800页和50多万字的最终版本。它聚焦于陕西南部的一个村镇,讲述了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以及农民的生活状况。通过一个“疯子”的眼睛,它对农民的沉重负担、农村可耕地的丧失和农村文化的丧失深表关切和同情。他用威严的笔触解释了改革开放后家乡的变化,并着重阐述了农村价值观、人际关系和传统模式的巨大而深刻的变化。这是“当代中国村庄的史诗”。上市后一个多月内,销量超过20万册。据贾平凹版本研究会会长赵坤介绍,强秦已经出版十多年了,目前已经向读者展示了38个不同的版本。

贾平凹的作品既传统又现代,现实又崇高,语言朴实,但内心鼓舞人心。他的《强秦》以微妙的叙述和密集的细节成功地模仿了日常生活的真实状态,并对变化中的中国农村所面临的矛盾和困惑进行了充分的叙述和阐释。他作品中的喧嚣掩盖了悲伤。喧嚣背后是孤独。也许在所有坚实的东西消失之后,我们只能面对巨大的沉默。《在强秦叹息》是当代小说创作的一个重点,也是这个伟大时代的生动写照。”2008年,56岁的贾平凹因其小说《强秦》获得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并获得评审团的高度赞扬。

“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来得晚是件好事。这将鼓励我继续努力工作。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了一系列作品。”2008年,当贾平凹报道强秦的时候,他几乎没有希望,但是获得了这个奖项。

贾平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很高兴获得茅盾文学奖,因为这是中国的一个大奖,我写了很多长篇小说。这也是对我小说的一种肯定。写作的目的不是为了任何奖励,但奖励的意义是认可。它能唤起你的自信和力量,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作家创作时精神自由奔放,但作家本人仍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他获奖并说我不在乎,这似乎是崇高的,但事实上他是矫情的。我的态度是:我很高兴获奖;得不到,不沮丧;获奖后,我仍然要写作,在写作中我有我的兴趣和使命。我将永远热爱文学,相信读者。我不是为获奖而写作。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作为一个作家就不感兴趣了。获奖后,我一方面感到非常害怕,另一方面也感到非常感动。一件作品的寿命很长,与获奖无关。它需要的是时空测试。至于“强秦”能否经受住考验,我们还需要20年或50年才能知道。我总觉得文学作品如果能让人们了解当时的社会,能让人们有精神上的思考,能让他们享受自己的艺术,就能活得更久。他们都是老师,都留下了经典。他们活得很长,永远活着。”获奖后,贾平凹在父母的画像上放了一炷香,感觉“天很晴朗”,然后跑出去吃羊肉馒头。

“参与选择”履行作家的责任和使命

对我来说,人生的脚步就是文学的脚步,文学的脚步就是人生的脚步贾平凹曾在他的文章《我的台阶和台阶上的我》中写道。

“事实上,获奖与作者无关。这完全取决于法官。作家只需要写好自己的作品。”贾平凹在获得茅盾文学奖时回复了媒体。四十多年来,贾平凹一直在文学创作上追求深度突破。他一直在反思中国的整体社会状况,用自己的生活写作,用中国的方式讲述中国的故事。

在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中,贾平凹的《古炉》、《带灯》、《老生》等三部主要小说都在评选范围之内。贾平凹最终选择让“老生”参加比赛。在第十届茅盾文学奖中,贾平凹的山本参赛...

对于贾平凹参加茅盾文学奖,众说纷纭。然而,贾平凹认为茅盾文学奖的奖金和荣誉对提交作品参与颁奖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告诉读者,作为一名作家,他可以冷静下来,致力于创作。正如他在第13届中国文学与媒体颁奖典礼上所说:由于他从事写作和生活在这个大时代,这就形成了一种不同于外国人和我们之前的人的文学多样性。我们必须伸展枝叶,伸展根系,吸收阳光,吸收水分,吸收所有营养,让我们的树长得又粗又高。

“文学创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许多人眼里,贾平凹已经成为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书法家和画家,是命运的宠儿。然而,贾平凹不止一次吐露了心声:“在过去的60年里,我看到了五彩缤纷的旗帜和鲜花,黑暗和荒凉。为自己写一部特定的作品,我感到兴奋和自豪,同时也为自己渴望的作品感到焦虑、烦恼和无助。”“虽然我已经在这个城市住了几十年,声称平日有现代思维,但我仍然对农民有一种严肃的感觉,那就是,我从心底讨厌这个城市,讨厌这个城市。我在作品中为我写的人讨厌这座城市,讨厌这座城市。我写得越多,我就越不会写……”

“文学创作已经成为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好像作家还没有退休。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不写,我会感到不知所措。如果不允许我写作,我会特别痛苦。”贾平凹曾经说过,文学是一个多样性的问题。作家是这个时代诞生的变体。作为一名作家,他从事这一行。在写作的过程中,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写下这个时代,写下自己的想法,为这个社会发出声音,用自己的生命写作,为时代和社会发表声明。

“我的大部分作品都写在农村地区。只有杜菲和邢青写在城市里。严格来说,兴庆不是一个城市主题。它是由城市里的农民工写的。我想明年我可能会出版一本以城市为主题的小说,现在我正在写。我希望我出来的时候能和读者交流。”贾平凹透露,他的写作速度已经放慢,但仍有东西要写。一部城市小说可能在明年出版,第四稿正在撰写中...

这就是贾平凹,他带着责任和生命跨越了高峰,在文学的马拉松中勇敢而真诚地冲刺。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